中共党史出版社

共产党人最初的心志和心愿

2018-03-07 15:20:03   浏览数:411  

导 语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



2016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八个字的要求。2017年在十九大上,又提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什么叫初心?初心,顾名思义,就是我们党成立之初的心态、心志、心愿等。


这种初心,在我们党创立之时制定的纲领、章程和其他文件中都得到了反映。


二大通过的第一个正式的章程中明确规定:“凡承认本党宣言及章程并愿忠实为本党服务者,均得为本党党员。”换句话说,但凡要求入党者,都得“承认本党宣言及章程并愿忠实为本党服务”。


一大通过的纲领,不仅将党的名称定为“共产党 ”,而且纲领中的内容,都体现了《共产党宣言》的精神。一大代表在讨论党的性质和奋斗目标时,意见也基本一致。所以,虽然纲领并没有直接使用 “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概念,但我们多年来通常都说,党的一大举起了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旗帜。


初心不是仅仅体现在文件上,更应该体现在实际行动上。最初的建党者们,在自己的行动中体现了什么样的初心呢?


先来看一大代表。参加一大的代表有多少人?有的认为是12人,有的认为是13人。主要问题是包惠僧算不算正式代表。我们中共中 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19 —1949)和《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1921—2011),都认定代表为13名。除此之外,还有2位共产国际代表。


这15人中,陈公博、马林和尼克尔斯基没有参加南湖会议。有的认为李汉俊、何叔衡也没有去南湖,所以参加南湖会议的为10人,比上海少5人。


这些人,年龄最大的45岁,最小的19岁。30岁以下的9人。平均年龄28岁,恰巧是当时毛泽东的年龄。


进而,一大时,中国共产党有多少党员呢?多年来,一直有53人、57人、56人等多种说法。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中国共产党历史》 第一卷(1919—1949)和《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1921—2011)均表述为:“代表着50多名党员”。没有说精确的数字,以便留有余地。


浙江嘉兴有关部门和单位对《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19 —1949)中列举的59名成员加以梳理,逐个考证。除了搜集、查阅、辨析历史资料外,还分赴山东、北京、广州、湖南、湖北、上海等中共早期组织成员的主要活动地和原籍家乡进行实地调研,搜集各地最新研究成果,逐条核实有关人员情况,整理出每一个人的生平,并以表格形式列出每一个人的姓名、年龄、文化程度、职业以及去向。剔除重复的,补充未列的,认定:在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时,早期组织成员共有58人。我对他们的研究成果表示肯定和认可。


最初的58名党员,分布在四面八方,他们以共同的心愿和心志,创建中国共产党,揭开了一个伟大历史进程的序幕。


这58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呢。首先从学历来看,留学日本的18人,北京大学毕业的17人,其他大学的8人,中师、中学毕业的13人。


从职业来看,担任教授、教师的17人,学生24人,报人(记者)、律师、职员等自由职业者10人,弃官不做的3人,工人4人。


从籍贯来看,湖南20人,湖北11人,浙江8人,广东5人,河北(包括天津)4人,山东4人,安徽、江苏、重庆、贵州、江西、山西各1人。


从这些学历和职业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有一个小小的共同点,即家境都不算很坏,多数家境可能都还不错。也就是说,不是因为吃不饱饭、穿不上衣而造反的。那为什么呢?很显然,是为了改造中国与世界。


所以,如果要说初心,原生态的初心,首先是责任之心。面对灾难深重的中国,许许多多的志士仁人,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博览群书,寻访世界,寻找解救中国的道路和方式。正是这种历史的责任感推动他们走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起点。


经过寻找和比较,这些人选择了马克思主义,这就有了信念之心。有了信念,就为之而进行奋斗,就有了奋斗之心。所有的奋斗,特别是执政,为了谁?为了人民,这就是为民之心。


所以,用我们现在的语言,初心可以说很多很多。但如果要说原生态的初心,应该就是:责任之心 、信念之心 、奋斗之心 、为民之心。


这种初心,当然,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中华民族。所以,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


形成初心不容易,坚持初心同样不容易。参加一大的13位代表,怀揣救国救民的理想抱负走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起点,但后来又因种种原因各奔东西,并没有一路同行到底,而是各自书写了跌宕起伏、命运迥异的人生。


过去,说到这些代表时,多数语焉不详,有时还尽量回避。但随着实事求是原则的贯彻,对这些代表的研究多了起来。近年来,我主持编写的民主革命时期历届党代会代表名录,及张静如、李蓉、姚金果、刘宋斌、李颖等学者的著作,也都对一大代表的生平进行了详细研究。话剧《谁主沉浮》,电视纪录片《日出东方》《开端》等,形象化地展示了13位代表的人生经历。


这些代表的道路和结局大致可分五类。


第一类,毛泽东、董必武,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经受考验,发挥重要作用。毛泽东成为党和国家领袖,董必武也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


第二类,陈潭秋、何叔衡、邓恩铭、王尽美,英勇奋斗一生,先后牺牲或病故。


第三类,李达、李汉俊,因不满陈独秀家长制等原因退党,但仍坚持马克思主义信念。李达1949年回到党内。李汉俊1927年被国民党军阀杀害,1952年定为烈士。


第四类,包惠僧、刘仁静,一度误入歧途。包惠僧1927年脱党, 后在国民党政府任职。刘仁静1926年后成为托派。1949年后两人均承认错误,晚年任国务院参事。


第五类,张国焘、陈公博、周佛海,叛变投敌,沦为罪人。张国焘曾任党和军队重要领导职务,但在长征中另立“中央”,1938 年投奔国民党,成为叛徒。陈公博、周佛海20年代就与党离心离德,随后脱党,党亦作出开除和准其脱党的决定。两人随后加入国民党,到抗战期间沦为臭名昭彰的大汉奸。


同一个起点,不同的归属。


真是大浪淘沙! 几多激励,几多感慨,几多唏嘘,几多警示!从一大代表的人生经历和命运中,我们能得到很多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