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出版社

聂荣臻元帅女儿聂力为《忠诚无悔:中共上海临时中央局书记刘仲华生平》倾情作序

2022-03-22 16:15:53   浏览数:425  

聂力333.jpg

聂 力 (图片来自网络)


刘仲华同志是由李大钊同志在1923年2月介绍入党的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也是我父亲的老战友、老部下。我父母与刘仲华同志间结下的深厚革命友谊贯穿了我们党自早期革命至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多个历史阶段。


父母与刘仲华同志相识在上海。1928年皖北“四九”起义失败后,时任皖北特委军事委员的刘仲华同志来到上海,由任弼时同志安排到党中央军事部(后改建成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从事交通和情报工作。1930年5月我父亲来到了上海中央特科工作,不久到中央军委工作,直至1931年底离开上海。此间,刘仲华同志在周恩来同志和我父亲的领导下工作。因长期从事地下工作并先后在各省军委和中央军委工作,我父亲特别了解他在革命的早期,在白色恐怖之下,坚持地下斗争的复杂与艰苦。


在这样艰苦残酷的地下斗争中,刘仲华同志表现得非常出色。我父亲在回忆录中用大段篇幅专门介绍了刘仲华同志的重要贡献。他指出:“在上海,顾顺章带着特务,搜查了我们几乎所有的机关,只剩下一个汽车行没有被搜查。”“这个联络点的负责人叫刘仲华,又名刘子华,是军委机关搞情报和联络工作的。在艰苦复杂的白区地下斗争中,他的表现很好,工作是有成绩的。恩来、富春同志和我,在情况紧急时,都到过这个联络点得到掩护。”


1931年12月,父亲奉命离开上海到江西苏区工作后,母亲张瑞华则带着我留在上海,继续坚持地下斗争。1934年春,由于叛徒告密,母亲所在的一个机关被巡捕房侦察到了,母亲带我一起被关进监狱。后因“查无实据”被假释监视。在特务看守放松的一个雨夜,母亲领着我直奔离家不远处的一个汽车行,就是父亲回忆录中提到的刘仲华同志负责的汽车行,也是顾顺章叛变后唯一被周恩来同志保留下来的军委秘密联络点。刘仲华同志后来安排母亲带我到党的地下电台负责人毛齐华同志那里隐蔽下来,母亲学习收发电报技术继续从事地下斗争。如我父亲回忆录中说,“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和其他根据地提供情报,是(上海中央)军委的重要任务之一。”


中央苏区时期,周恩来同志和我父亲等通过苏区的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直接领导(上海中央)军委包括刘仲华同志的工作。


1949年2月,我父亲作为中共代表团成员,参加北平国共和谈,刘仲华同志是国民党代表团顾问。在和谈期间,刘仲华同志仍然为我们党做了大量工作。父亲回忆录中提到:“解放战争时期,刘仲华同志跟李宗仁的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团一起,参加了和我们的谈判,还给我带来了一封李宗仁的亲笔信。”


新中国成立初期,父亲担任北京市市长,专门调任熟悉北平房产情况的刘仲华同志担任北京市地政局长。当时,刘仲华同志的历史问题解决比较困难。父亲便亲自介绍,报请中央同意,批准刘仲华同志重新入党,无预备期。体现了父亲对刘仲华同志的充分信任和革命友谊。


“文化大革命”中,刘仲华同志因遭受林彪、“四人帮”和康生一伙的迫害,不幸病逝。在特殊历史时期,虽自身遭受冲击,我父母仍然尽可能为刘仲华同志及家人提供帮助。粉碎“四人帮”后,父亲又亲自给中央写信,要求重新复查“刘仲华同志的历史问题”,彻底解决,不留尾巴。终使刘仲华同志的所谓历史问题得以彻底平反,一洗近半个世纪的冤屈。


父亲与刘仲华同志的革命友谊是在严酷的斗争环境下结成的,是深厚的,不受世俗影响的。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父亲仍然不忘关照刘仲华同志家人的近况;父亲依然惦记着老战友们,挂念着他们的在天之灵。


这就是老一代革命家的情怀。


聂力签名.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