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出版社

【书评】河边流萤 思想迷人

2022-03-22 16:18:16   浏览数:163  

一部名为《河边流萤》的随笔集令我近期读得难以释手,作者谷安林是我耳顺之年后依然相交的挚友。缘由有三:一、他1962年就读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专业,后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深造,是资深的党史、党建学者,经常给我以学识上的启迪;二、他是刻意景象完美的摄影巧匠,年轻时当过记者。由此,旨趣于山水、社会风貌,不畏跋涉,精心于“发现”和“取景”,作品常使我刮目相赏;三、他是毕生醉心于诗歌而佳作颇丰的诗人,曾经以诗而著于《诗刊》,登堂于央视“读书”栏目······然而,最让我尊敬的是他那时时持定的童心,无论是做事、为人,充满孩子般的诚恳和激情,但不乏沉静下来的中慧。他的晚年近作《河边流萤》就是一个包罗作者心底天下与自我求实、求是的文字见证。

青年时代,我很喜欢读一些意蕴深邃、语言隽永、启人心智的散杂文。陶铸《理想·情操·精神生活》就曾令我爱不释手,捧读之时感觉扑面而来的清新和振奋。此册书中“松树的风格”、“太阳的光辉”、“革命的坚定性”“胜利来之不易”等,文采中放射的光芒使我这个初中时的共青团员由心而生地要跟着前辈踏上革命理想的道路,秉持信念中的情操,去追求崇高的精神生活。而今,幸读《河边流萤》,使我古稀之年继续了青春的赏读和憧憬,作者笔下文情并茂的190余篇随笔。集思想、情愫、心灵生活于一体,带我再一次温习到曾经流淌过的岁月触点,也再一次悟到作者所以童心终老、青春永驻的诸多心路历程,以及果硕文丰的来之因素······

作者在为本书取名时,想到了莫耶、郑律成的《延安颂》,他把回望自己的文字比作晚年的一点光亮,恰如“夕阳辉耀着山头的塔影,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流萤”。我曾经就此以微信称赞:“河边清新,流萤迷人。”因为这是一部有着共产党人思想导向的沉甸甸的散文集。

思想本义是客观存在反映在人的意识中经过思维活动而产生的结果或形成的观点及观念体系。《河边流萤》打印着这位学者、诗人和摄影家深深的思想烙印。他说:“我们的先贤于宝塔山下、延河边,躬耕无产阶级新文化,从鲁艺出发,到前线去,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创作出为广大人民群众欢迎的崭新的文艺作品。新的历史条件下,无论社会生活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无疑应该继承这奔腾的清流······”

作者怀着对革命圣地延安、红色文化摇篮永驻胸怀的情愫,表述心绪:“我依稀站在蜿蜒的延河之滨,体会着夕阳下的塔影于月色中的流萤,体会着革命前辈的壮丽青春与英勇创造。”《河边流萤》以作者特有的诗人娴熟的文字表达方式,张弛有道,意蕴深邃、语言隽永,纵谈党史,横叙民情。文集中从母亲、孙女,到党史、党建著名理论家陈野苹、郑科扬、王琪、彭明,乃至王方名、姜华宣等曾经的学术导师,还有如吴金印般脚踏中华大地为人民幸福而鞠躬尽瘁的英雄,作者洒脱而纤细地抒写了自己对崇敬挚爱的人物真实朴素的情感,在特定情境下以一种原本属于自己的意会而成为洋洋洒洒、不吐不快的言传。

《河边流萤》告诉我们谷安林同志作为诗人,数十年一路走来,无论何时何地总是寄情祖国大地,感知民族心声,以诗言志、以诗慰心、以诗自强、以诗示爱。心中总以毛泽东光辉思想、意境胸怀、诗品风格为灯塔;贺敬之、郭小川、艾青、何其芳、公刘等民族现代诗家为榜样,视诗为生命,以诗相伴生活,灌注自己的心灵。心灵是一个生命场,它是以“场”的形式感应与人的器官发生相互作用的;同时,心灵也是一个能量场,它的能量是通过人体对蛋白质、维生素等的吸收转化而来的,并且这部分能量只会在履行其自身的功能以及在其成长发育的过程中被消耗掉;心灵更是一个情感场,它通过诸多情感因素表现出来,心灵不是捉摸不透,它是需要科学与文明精心养育的。如同作者在书中“父辈”、“母亲节”诸篇所表达的父爱、母爱与孝心;在“强国有我”、“伟大精神之源”、“七月三日”、“光荣”等文中,字里行间蕴含的家国天下不忘初心。《河边流萤》真实优美地记录了这位屹立的战士、睿智的学者、勤奋的诗人在“爱”中延续的晚年思考;他又是怎样慈心回望自己的心灵生活的。

人到晚年,不免会思考到死。俄国诗人莱蒙托夫在一首名为《童僧》的长诗中,写了一个小僧人为追求自由而立言:“如果让我吃到一点蜜,死而无怨。”我曾经想晚年做点什么酿蜜的劳作,也许算做最好的颐养天年。于是,也不时想弄文磨脑子,若不痴呆,直到蜡炬成灰。谷安林晚红辉映,为了理想和初心,仍在不懈地酿蜜······《河边流萤》显然表达出他对蜜的追求,对蜜的欣慰和品尝。随笔中流淌的思想、情愫、心灵生活,也正在邀请如今已望夕阳的读者们共享······


北京晚报1.28日25版.jpg

原文刊登2022年1月28日《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