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出版社

【书摘】甲申对、窑洞对、赶考对——毛泽东的三次“重要对谈”

2022-05-10 15:36:19   浏览数:310  

甲申三百年祭.jpg

郭沫若著《甲申三百年祭》来源:香山革命纪念馆馆藏


在香山革命纪念馆基本陈列展厅里有一本郭沫若著、上海野草出版社于1945年10月出版发行的《甲申三百年祭》。书的左下方有副标题:明末亡国史实。该文曾连续刊载在《新华日报》,后被延安《解放日报》转载。书中除《甲申三百年祭》 外,还收录了同期发表于《新华日报》的另外三篇文章 ——《甲申事变(明末亡国的历史)》《三百年前》《在情理之上(读史笔记)》,此三篇文章仅见于野草出版社版本的《甲申三百年祭》,其他版本均未收录。

郭沫若.jpg


郭沫若(1892—1978),中国近现代著名文学家、剧作家、诗人、历史学家、 古文字学家、社会活动家


《甲申三百年祭》由郭沫若写于1944年(甲申年3月10日。三百年前的1644 年(甲申年)农历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占北京城, 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明王朝覆灭,但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在北京仅存在了40天就灭亡了。文章剖析了明朝灭亡和李自成农民军失败的原因。李自成军进京前广收民心、军纪严明,但进京之后李自成及其部下开始骄奢淫逸、纪律涣散,直接导致了李自成农民军的溃败。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中写道:“(李自成)二月出兵山西,不到两个月便打到北京,没三天功夫便把北京城打下了······过短的时期之内获 得了过大的成功,这却使自成以下(将领)······似乎都沉沦进了过分的陶醉里去了······纷纷然,昏昏然,大家都像以为天下就已经太平了的一样。近在肘腋的关外大敌,他们似乎全不在意。山海关仅仅派了几千兵去镇守,而几十万的士兵却屯积在京城里面享乐。尽管平时的军令是怎样严,在大家都陶醉了的时候,竟弄得(官兵)杀人无虚日,掠抢民财。”对于李自成的失败,郭沫若总结说:“假使初进北京时······使士卒不要懈怠而败了军纪······清人断不至于那样快的便入了关。”


1944 年,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胜利在望,毛泽东一直以来都在思考中国共产党在胜利后如何不重蹈历史王朝覆辙的问题。毛泽东在延安看到《甲申三百年祭》后赞赏说:“全党同志对于我党的几次骄傲引发的错误,要引为鉴戒。近日我们印了郭沫若论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们引以为鉴,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同年11月,毛泽东在党的六届七中全会期间就总结党的历史经验致函郭沫若:你的《甲申三百年祭》,我们把它当作整风文件看待。小胜即骄傲,大胜更骄傲,一次又一次吃亏,如何避免此种毛病,实在值得注意。我虽然兢兢业业,生怕出岔子,但说不定岔子从什么地方跑来。你看到了什么缺点错误,希望随时示知。毛泽东与郭沫若的这次笔谈,被称 为“甲申对”。


“甲申对”和“窑洞对”“赶考对”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三次重要对谈,三次对谈中,毛泽东对党的建设进行了深入思考。


1945年,党的七大刚刚闭幕,国民参政会参政员黄炎培等6位先生访问延安,他们考察了延安的经济发展、民主政治建设、社会治理和军民关系等方面的情况,感受到了延安由最初2000人发展到5万人的巨大变化。考察期间,毛泽东在窑洞里问黄炎培对延安的感想,黄炎培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 ‘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图了解到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 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稍作思考后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 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与黄炎培的这次对谈,被称为“窑洞对”。


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率领中央机关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人员,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出发时,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笑着回答,我们应当都能考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满怀信心地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毛泽东和周恩来这次对 谈,被称为“赶考对”。


1949年,经过对党的建设的深入思考,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两个务必”,要求全党在胜利面前要保持清醒头脑,在夺取全国政权后要经受住执政的考验,“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香山封面11.jpg


编者:香山革命纪念馆

责任编辑:韩冬梅

ISBN 987-7-5098-5993-3

定价:86.00元

出版时间:2022年3月